– 盞鬼劇團 – 導師培訓工作坊

主題:盞鬼劇團的創作方式——如何為不同能力人士創作編作劇場

第一部分
全面介紹盞鬼劇團,包括它的成立,以及其訓練模式如何幫助劇團構想作品。接著是與盞鬼劇團的問答環節,由本地編作劇場藝術家主持。

感謝閣下觀賞「無限亮」的工作坊。 我們誠邀閣下填寫以下問卷,以協助我們將來為「無限亮」觀眾帶來更好的體驗。

第二部分
盞鬼劇團將示範其編作過程,並分享如何把它改良至網上使用。本工作坊由盞鬼劇團藝術總監班.柏堤 – 韋德主持,參加者將在實踐過程中,理解盞鬼劇場的創作方式,學習與有學習障礙或自閉特色的藝術家合作時,如何確保其聲音成為作品核心。參加者還可通過此工作坊,習得一系列關於共融編作劇場的實用技巧。

概述

盞鬼劇團是歐洲最頂尖的共融劇團之一,跟有學習障礙和/或自閉症(LD / A)的藝術家協同編作,在威爾斯、甚至世界各地的舞台和銀幕上呈獻出色的表演。
在過去兩年,我們的工作亦開始延伸到大銀幕上,製作短片,並與其他影視行業的專業人士和組織合作。我們工作的核心永遠都是有學習障礙和/或自閉症的藝術家,他們拓闊大眾對劇場和電影的既有觀感。

我們如何創造作品

我們劇團的製作緩慢而需耐性。劇作需至少2年時間籌備,而有些製作,到真正在台上演出前要準備5-10年。我們希望過程中,大家都可以在無壓力的情況下構思和宣揚意念,並可漸漸和合作夥伴建立關係,並且隨著發展項目,團隊可以學習不同技能。
我們的劇作都是精心設計的。我們跟傳統劇團不同,不是創作或演出由劇本主導的劇作。我們的表演會跟觀眾互動,儘管我們希望演員的演繹能自然一點,但我們不是創作要求觀眾保持沉默,並裝作那裏有第四道牆的自然主義作品。這些都是在現場環境下讓我們的藝術家能打造不同風格的因素。
我們編作是因為我們認為這是最有效的方法,讓我們堅守「沒有我們參與的話,不要演出代表我們的作品」的信念。編排過程讓我們的藝術家以主導角色創作和講述故事。他們不會收到既定劇本,要自己創作。這讓作品更能切合房間裡每個人和他們的長處 – 每個劇作都是以湊成表演的每個人為中心。

原點

盞鬼劇場的工作旨在培訓我們的藝術家,為他們提供機會。因此,如果不先肯定這點,就無法得知我們如何創造劇作。我們的成功關鍵在於,我們很大部分的工作在開始創作之前就已經先做了。

學院培訓

一切都始於我們的培訓。基於以下原因,這跟我們的劇作有着直接聯繫:

  • 我們的演員會接受持續的培訓,以獲得作品所需的技能(即興創作,合奏,自我評價和指導的能力)。當他們到達我們的排練室時,就已經做好準備,並知道我們對他們的期望。
  • 這讓我們創建出一個圍繞我們的藝術家的同業圈。盞鬼經常被描述為一個家庭,這絕非偶然。要成為一個自由藝術家,並製作或參與我們劇作的製作,必須先在我們的學院出任導師,或參加我們的其中一個進駐計劃。因此所有合作始於我們的培訓 – 意思是到我們正式開始籌備製作時,大家都已經對其他人,還有我們的文化和期望十分熟悉。
  • 透過成為導師,自由藝術家可以了解不同藝術家和在沒有指導表演的壓力的環境下應用他們的技巧。
  • 同時兼任導師的藝術家普遍較有經驗,亦較了解自己的習慣。我們的自由藝術家的才能和經驗,跟我們的藝術家的人才和能力,對我們的成功同等重要。
  • 我們的選角方式跟傳統不同,不會賣廣告或舉辦試鏡會。我們的導師全都是現職專業表演者、導演、編舞師和舞蹈員。我們的導師會變成神經多樣化的藝術家和創作家,跟創作團隊裏的神經多樣化藝術家一起。

盞鬼進駐計劃

我們另一個培訓模式,是在2013年開始的盞鬼進駐計劃,其中包括由一些在英國最知名的劇團提供,為期一至兩周的密集培訓課程。進駐計劃在以下方面為我們的創作過程進一步奠定基礎:

  • 這令我們劇團以合作模式組成,為此我們經常跟其他藝團合作。
  • 進駐計劃對於建立新技能和為我們的神經多元化藝術家再次重溫我們導師的教學至關重要。
  • 進駐計劃為我們的一眾自由藝術家提供了持續的專業發展。
  • 我們的進駐計劃適用於尚未跟盞鬼合作過的自由藝術家,這為熟悉我們的文化和期望的獨立藝術家提供另一個渠道,參與我們的劇作。
  • 進駐計劃讓我們創作過程的初期可以建基於建立和探索技能;因此,可以消除尋找或構思意念的壓力。意念會由探索技能或方向慢慢組成。
  • 進駐計劃讓大家可以在無表演壓力的情況下跟其他團體或同業人員建立關係。意思是我們可以在真正合作演出前試試大家合不合得來,增加成功的機會。

透過這核心結構來支持我們的工作,組成劇團的實際過程跟設計自己作品的任何劇團都沒有根本不同,但可能會更花時間。一旦在進駐計劃或導師當中發現有興趣合作製作新劇作的對象,我們將遵循以下步驟:

第一階段

導演會在培訓課程中,花幾個月時間跟學院的學生探索技能、方法或粗疏概念。 例如,在《遇見弗雷德》時,我們首先探索了木偶戲;在《失敗者》時,我們一開始探索了小丑,而在《街道下》時,我們首先探討了針對特定地點表演美學。 這消除了尋找「意念」的壓力。漸漸地,隨著有新發現,意念亦會開始形成。這時,我們亦可以物色跟未來新劇作風格一致的對象,並邀請他們參加下一階段。

第二階段

第一個研發周–跟導演一起挑選一班導師和學生,進行為期一周的深入研究。小組人數很少,通常為七至八位藝術家。
此時,意念可能還是很粗疏,受學院時所探索的技能影響,但亦有足夠的自由度,可根據組員提出的意見改變方向。本周,我們會討論一些想法,但不會太多,我們會動手做而不是只會說說,亦不會過度分析。 凡有人提出主意都會獲採納並即興創作表演。每次即興創作後,小組會就看到的、喜歡的部分、可以加入的元素和刪除的內容分享意見,然後再次即興創作。
每次即興表演和不同版本都會被攝錄。到周末,我們會非正式/藝團內部分享一些演出片段,以聽聽從觀眾角度,對某些元素的看法。

第三階段

隨著時間寫作/仔細研究。這段時間期間(通常為幾個月),導演會審閱到目前為止拍攝了的即興演出視頻,並筆錄有潛力的即興演出。在筆錄的過程中,我們會盡可能忠於演員的說話模式。那麼,我們便可以表演者的交流方式來編寫劇本。我們希望演員在表演時可以他們平常真實說話的方式說話。之後,我們會再修改一番劇本,將場景從即興創作中收窄,有時,如果添加一些內容可以增強場景或故事,我們會在場景中增加對白。但是,大部分劇本都是根據演員自己在即興表演時所說的話創作的。

第四階段

第二個研發周。盡量安排參與第一階段研發的同一批藝術家再次參加,視乎製作,有時會有些人事變動或加入其他成員。房間裏的所有表演者一開始就知道,他們未必可以參與最終製作,但仍在那裏為製作付出貢獻 – 如果在這方面有誤解可能會引起衝突。
本周的壓力是,於最後會有公開售票的分享會,通常是作公開售票的試演夜的一部分或跟場地合辦。即使在如此初階段,聽聽別人對作品的真實評論和意見是必需的,而這只能透過我們人際網絡以外的觀眾。
在本周的開始,我們通常能從之前的研發成果和劇本片段中確定到一些演出元素。這時,我們會一起討論需要的東西,演出的方向,潛在的戲劇結構,人物以及至關重要的是這個表演的命題。
聚焦概念的關鍵是找到命題。例如,在《遇見弗雷德》,命題是「一個木偶生活在現實世界中會怎麼樣?」,然後這個問題引起了討論,引導到不同的即興表演 – 去餐廳、約會、找工作⋯⋯如果您能找到讓每個人都興奮的問題,那你就成功了。
在本周末的分享會上,我們將展示準備了的一切,並嘗試組織成一場表演,最好是在具有基本燈光和音效設備的場地中。
分享之後總會進行簡單會談,並在下一階段進行回應。

第五階段

編寫劇本 – 在這段時間(通常是幾個月或更長)中,我們將審核第二階段和試演夜的所有視頻。即興演出會被筆錄並編輯成劇本。結構已成型。亦會定下最終的演員和創意團隊名單。

第六階段

排練 – 我們通常預留稍長的時間作排練 – 例如四個星期,再加上一個製作周,排練最長80分鐘的作品。

在排練開始時,我們可能未有完整的劇本,但通常會有接近完整的劇本。如果缺少某些場景,則將它們識別並優先進行即興創作,然後添加到劇本中。

現在是最棘手的時刻,我們嘗試重新感受在即興表演中創造的魔法,但這當然是非常困難的。我們會逐漸自我懷疑,經歷創作過程中的低潮。對於我們的作品,我們會比其他劇團更常重新發掘以前的火花。根據每個人的長處,我們開始會就鼓勵他們對某些場景作更為即興的演繹方式,我們並不會嚴格要求他們讀對所有台詞,只要演員在同一個地方就可以了。

這時,我們的劇本已沒什麼價值了,不與編劇合作的另一個好處是,台詞全歸演員所有,因此,如果他們更改了台詞而亦表演仍流暢,那麼我們會直接改劇本 – 通常我們在排練過程中會不斷修改劇本。

最終,事情開始變得緊湊,我們終於有個完整的表演。話雖如此,通常在開幕演出後,我們還會有一段時間進行修改和微調。

第七階段

巡迴演出。我們嘗試把作品打入主流藝術節,例如愛丁堡國際藝穗節。對我們而言重要的是,我們的作品屬於市場的一部分,而且會在平等的機制上,跟其他同等規模的劇團接受評審。在愛丁堡之類的藝術節上表演也使我們能夠在演出期間繼續完善作品。

總括而言

這些都是我們在創作過程中一直堅守的原則,但是在製作作品時,還有更多與我們文化息息相關的元素 – 我們在創作時一直想著的事。 以下不完整地列出了一些其他元素,還有上面某些重點的概述。

盞鬼劇團編作的表演有甚麼元素?

時間
給予時間 – 我要重申,每部盞鬼劇團的作品至少需要兩年的時間來籌備,並會由跟演員一起探索概念,技能和演繹方法開始。
開放
對所有人的看法持開放態度,我們也鼓勵編作者開放。
大方無私
在製作的研發過程中,房間裏的所有人一開始就知道,他們未必可以參與最終製作,但他們仍必須大方無私地分享意見和為即興演出提供建議 – 如果在這方面有誤解可能會引起衝突。
選角方式
我們的選角方式跟傳統不同,不會舉辦試鏡會。我們的演員陣容由我們的導師和神經多元的藝術家組成 – 這樣,每個人都已經熟悉彼此,並且熟悉我們的合作方式。
爭議
作品必須具有爭議。作品必須迎合成年人的需要 – 大眾一直在對我們的藝術家有不同看法,視他們為小孩子 – 我們對此的回應是創作出反映生活的作品,有時表現出骯髒、性感或具挑戰性。
討論
所有事都會被討論,任何更改、情節、決策原因,以便每個人都有共同的理解。
錯誤
包容自己的錯誤,有時最美好的時刻純屬意外。如果心某個人或團體理解了即興表演的指示,就讓他繼續,則可能是基於完全誤解了導演的指示,創造了奇妙的場景。
等待
在演員似乎已花盡心思時進行即興表演 – 有時最有趣的事會在此時發生。我們的即興創作通常可以持續20至30分鐘或更長時間。
不是總有道理的
對奇異而超現實的事物持開放態度。
不要說,只管做
不要花很多時間分析一個想法,將其付諸實行,看看效果。不要說,只管做。
找到命題
表演的命題是什麼。找到問題是我們過程的關鍵。如果您發現了那個令所有人都興奮的問題,那麼您便成功了。
作品之外
很多時我們的製作過程感覺跟實質表演的主題同樣重要。我們對於劇中劇的可能性盡量保持開放態度,但亦會很小心避免過分強調。
尋找遊戲
不要尋找「我的動力」,讓尋找遊戲變成作品的重心,找到可以在場景間、即興表演或表演當中玩的遊戲。我們的劇作比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尋找我的角色」技巧更像小丑。
互動性
對我們來說,第四道牆並不存在,我們的作品會肯定觀眾的存在,他們在表演中會擔任自己的角色。「誰是觀眾?」是每場表演的主要問題。

導演在創作過程和劇團發展的角色

  • 找出每個人都感興趣的問題
  • 協助排練室內每個人思考
  • 管理排練室,盡量讓所有人都能發揮所長
  • 識別會引起觀眾共鳴的時刻
  • 意識到意外發生和即興創作以外的時刻
  • 設定一個既適合表演,又能滿足表演者需求的結構
  • 配合此結構,讓他們加入即興表演
  • 在劇團中建立團隊精神和信任,對自己和表演亦然
  • 以藝術家自己的話編出劇本
  • 設定一個既適合表演,又能滿足表演者需求的結構 – 原質上即是要善用房間中每個人的長處來設計表演
  • 導演會作最後決定,將能把故事講述得最清楚易明、最具影響力,並能引起觀眾共鳴的內容加入演出
  • 必定會解釋和討論決定刪除場景,對白或改變結構的原因
  1. Chris Johnston, House of Games
  2. Jon Davison, Clown Training: A Practical Guide
  3. John Wright, Why Is That So Funny?: A Practical Exploration of Physical Comedy
  4. John Wright, Playing the Mask: Acting Without Bullshit
  5. Augusto Boal, Theatre of the Oppressed

日期:2021年3月13日(六)
時間:晚上7時30分 至 8時30分(第一部分);晚上8時45分 至 10時(第二部分)
平台:Zoom

導師:班.柏堤 – 韋德
對象:藝術工作者、社會服務工作者,以及服務有學習障礙和自閉特色的機構、場館及藝術團體
英語主講,附粵語即時傳譯

名額:100(第一部分) & 15(第二部分)*
報名截止日期:2021年2月26日 (五)

免費參與,需預先登記

備註
1. 參加者報名時可選擇只參加第一部分,或同時參加第一及第二部分。
2. 由於名額有限,若報名人數過多,則最終名額由導師決定。成功報名者將獲電郵通知。

藝術通達服務

    如欲查詢有關藝術通達服務,歡迎與我們聯絡。

  • 電郵:outreach@nolimits.hk
  • 電話:2828 4977
  • WhatsApp:2828 4949
盞鬼劇團是一個來自英國威爾斯的專業劇團,致力為有學習障礙或自閉特色的人士開拓、製作和推廣出色作品。

工作坊推介

聯合主辦

香港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

策略支持伙伴

Back to top